-藤椒-

金光布袋戏

【茫茫】·壹

天剑慕容家日常
写给83的投喂。 @轩瑾岚


最后一坛酒见了底了。

随手被人扔出去的空坛应声完工了它最后的价值——碎碎平安,几个勉强瘫在桌上的人你推我搡半天,兄友弟恭。最后老规矩锁定了慕容宁,招呼这个年纪最小不给碰酒的幺弟去再拿两坛来。

彼时的十三爷,也才八岁而已。

禁酒这一条,不服不行。

慕容宁在他六哥开始讲胡话的时候就已经撤出了饭桌,乐得搬一把小板凳去边上凉快。反正他的哥哥们聊天喝酒不顾吃饭,慕容宁抓好了机会把他喜欢的菜挑走了大半,整顿饭吃下来,大概也只有他是被饭菜撑饱了的。

被叫到名字的时候,他正左手捧着一本书,右手捏着一牙儿月饼的在偷闲。慕容宁下意识看了眼手边吃得差不多的糕...

[宁雪]独宠

【宁雪】独宠
金光布袋戏
慕容宁x慕容胜雪


慕容胜雪从小就占着慕容宁独一份的疼宠,很有自觉,也惯会仗着这份宠爱叫他小叔无可奈何。

胜雪出生时,慕容宁左右刚刚擦了弱冠的边,正是少年举目天下事,江湖打马恣风流的时候。今日行侠仗义,明日画舫听曲,仗着一手精妙剑法和初窥日后翻覆风云的处事手段,将小风时雨的名号叫响了,甚至还给不少人留了一片心理阴影。

慕容家十三剑,惹不起。

第七代不是没有出生过孩子,但早夭的多,刚开始夫人们为此撕心裂肺,后来全家上下谁也不愿提。胜雪从还在大夫人肚子里时,就是重瞩目的焦点。

慕容宁在这期间回家几次,听多了都是“快生了,还有多久就要出生”的话题。

他原本就是在意,...

[别宁] 有梦

【别宁】有梦
金光布袋戏
慕容宁→别小楼

 @骨血江山。  

书案正陈拜帖上苍劲有力的字迹饱墨透纸,铁划银钩。

慕容宁想起很久以前。

那是除了慕容烟雨,大家都还很年轻的时候。

横笛一支轻快,乘筏排江随意。别小楼沿路访过好友到天剑府的地盘时,差不多是中秋前后。午饭的时间,集市里做什么买卖的都有。

别小楼闻着卖包子卖馄饨的那味儿觉得饿了,正考虑着要不坐下凑合一摊儿饱腹,伸手往怀里一摸,愁了。

适时想起,前两日和老岳头拼酒,高兴过了头。钱袋拍在桌上,两个人你推我架地就走了。

这两日烤鱼下野果,没用钱,这茬就被抛之到了脑后。

哎,罢了。

而另一边,他那身清雅...

[别宁]无果

【别宁】无果

金光布袋戏

慕容宁 →别小楼

齐神录02展开

埋霜小楼。

 

别小楼捻着兵棋,在一番思量后随手抛进沙盘,任它入阵成军,变换五行。对应山水一碧,清溪十里。奇门再改,很快与先前布置呼应,隐约连起,挡住了对方的前路。

 

对此,慕容宁只有叹息。

 

“义兄研究此道,有多久了?” 铁扇翻展,拂起微风一阵。慕容宁不急再进,放松了腰背倚在靠座上,徐徐将扇骨敲在掌心里。

 

那是他习惯的小动作,别小楼看在眼里,只一笑,清润的声线里半真半假的借题抱怨起。

 

“也就这几年的事情。你们兴不在此,...

朱雀灯(三)

(三)

花如令在讲这个秘密的时候,陆小凤就一直在盯着那盏朱雀灯瞧。

“实际上它们本是千年前一座古墓主室的陪葬,出土时就是三盏。而它灯中的秘密,分别为灭魂灯,长生经与往生卷。”花如令叹了口气,“只可惜千年后这灯还在,却没有人能知道,究竟哪盏灯里藏的是什么秘密了。”

陆小凤道,“打开瞧瞧不就知道了?”

花如令道,“哪有这么容易!”他继续道,“这三盏灯灯如其名,却只有在同时点燃两盏之时,灯油耗尽,秘密才会浮现出来。而这最让人心动之处,就在于一个本就有的传说。”

陆小凤道,“一个传说?”

花如令点头道,“一个关于长生不老的传说。”

陆小凤道,“一定要同时点燃两盏?”

花如令道,“不错!...

朱雀灯(二)

(二)

出发之前,花满楼在给他的鲜花浇水。

而陆小凤在一旁微笑看着,心道花满楼待他的鲜花实在很好。又忍不住开口道,“花满楼,假如我们这案子要查许久不回来,这些花儿岂不是要枯死?”

花满楼持壶浇水的动作停了下,也道,“那就只好叫花平来照料。”

陆小凤道,“我以为花兄会对我说,‘希望我们很快就可以回来’。”

花满楼微笑道,“我的确这样希望。”他放下水壶,洗干净了手才转过来对陆小凤道,“只是方才陆兄的假设是许久。”

陆小凤道,“因为我并没有法子估计这一次要多长时间,毕竟对于未知的事情,实在太让人难以琢磨。”

花满楼道,“那便去了解它。”

要了解其中的秘密,他们最好的选择就是去花家。...

朱雀灯(一)

写在开头 :原著和电影混插背景向,bug的地方请轻拍。

-----正文-----

朱雀灯

(一)

又是一个月圆夜,花香满溢的小楼忽然被推开了门。

推门的人动作很轻,也很快。他推门的动作只用了一瞬,人就像一阵轻风一样带进了门,也带上了门。

厅堂里黑幽幽一片,而此时二楼却明亮了起来,就仿佛是专门为他点上了灯一样。

其实那本就是为他点的灯。

有人在等他,他便不忍让人久等。

而待他的身影略上楼去时,那点灯的公子刚刚将火折子收入袋中。

“花兄点灯的速度可真快。”他抱着胳膊笑了起来。

“不及陆兄的轻功好。”花满楼也笑道。

陆小凤随手将他的红披风解开挂在椅上,瞧着花满楼一眨不眨地道,...

© -藤椒- | Powered by LOFTER